十五周年院庆系列活动“业界精英进校园:影视行业所需的‘三创’人才交流会”现场录音整理
2017年05月26日 孙世宽 唐子超 王宝厚 王思锦整理  审核人:   (阅读:)







2015年10月11日美视电影学院迎来了十五周岁华诞,美视电影学院院长张国立携国内著名导演李少红、张一白等做客电影学院小剧场,以下为现场问答录音整理。

Q:问题 A:回答

Q:很多人说学院派出不了人才。请问张一白老师,您作为导演,对我们这些学院派学生有什么建议吗?您希望看到什么样的学生电影人?

A:任何电影都需要有实践的经验和理论的基础。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电影都很火热。但我觉得,电影还是需要有些准备的。我和张扬导演一样都是学戏剧的。但是只要是在学习,你总是会积累到很多东西,让自己对于世界、对于电影的看法都会不一样。我相信,在场的所有导演都是在不断地学习中。只要在学习中不断地思考,你就会把你的电影拍得更好。

Q:我听您说,学习是您最大的优点。

A:对,我最擅长于学习。

Q:请问李少红老师,青年导演扶植计划是怎么运行的? 

A:这是我们与广电总局一同举办的一个培养人才的平台。为此,我们做了两年多的准备。同时,政府也下了很大的力量,专门从专项基金中拿出钱来,每年奖励五部青年导演的电影。我们的规划是培养青年导演做出他们的第一部院线处女作长片。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难度不小。我们一般看到的导演计划都是短片。我们的青年导演扶植计划是首例真正能帮助大家拍摄长片的计划。针对导演的工作特点,我们的青年导演扶植计划真正做到了为青年导演甄别剧本的优劣以及各项的前期准备。最后,我们还会为计划中的青年导演找到拍片所必要的投资款项。有了这些前提,电影局才会拨给青年导演一百万来作为投资长片的资金。等到片子完成以后,你还可以来到导演协会这个平台上来,参与每年为青年导演设定的评选比赛。与此同时,一旦有了院线处女作长片,青年导演即拥有了进入导演协会的资格。这就是青年导演扶植计划的一整个流程。今天我们作为导演协会的成员,过来庆祝我们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的院庆。另一方面,我们也是过来向大家发布了这样一个计划,希望能与我们学院合作,以便于每年选送一位导演进入到这个计划中来。

Q:参赛的资格是什么?

A:首先,你必须有一个成熟的长片剧本。再者,你必须有过拍摄短片或者没能上院线的长片的经历。最后,我们还要求年龄要在三十八岁以下。

Q:张一白老师,请问一下,您最近是否还有拍片计划?我们是否有机会参与到您的拍片之中来?

A:有的,我的新片正在准备之中。预计明年春季回到重庆来拍一部电影。我已经计划好了,届时会把你们全部都叫过来的。你们的师哥杨帅就参与到了我的片子《匆匆那年》的拍摄工作中了。导师和学生的关系,我认为就是一起学习怎么来拍电影,做好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喜欢和年轻人一起工作,这样可以显得我也很年轻,把我的平均年龄拉下去。

Q:张一白导演,您以前曾经拍过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和《匆匆那年》,都是充满着校园青春气息的影片。请问您是否有一定的青春校园情结?

A:我并没有青春。或者说我的青春过得不好。张导演的青春过得很不错,谈过恋爱,我跟在后面流哈喇子。我觉得我的《将爱情进行到底》里面很多故事都是张扬导演的故事。我一直没对外说,我是看着张扬导演谈着恋爱长大的。张扬导演专门拍他与爸爸的关系,我专门拍他与女朋友之间的关系。这就是我的青春情结。

Q:您的下一步影片是否会在重庆当地取景取材呢?

A:一切都有可能。我明年会有一部电影要在重庆拍摄。

Q:张院长,我有两个问题。第一,现在中国电影处于牛市,但轮到我们毕业之时,中国电影是否会跌回熊市的状态呢?第二,很多人都不看好影视行业,我父母一直反对我读广播电视编导专业,请问你怎么评价影视行业?

A:既然你父母不同意你走影视这一条路,你赶紧办退学手续回家吧。我们的学校首先要教孩子要孝敬父母,听父母的话。提问挺有意思,又熊市又牛市,一看就知道你没把精力放在专业学习上去。所以你不学的话也不可惜。你看看今天在台上的导演,有哪个在拍电影的时候遇上了牛市呢?电影怎么能用牛市和熊市来说呢?电影应该用一路坎坷来说。中国的电影就和中国的历史发展一样。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的政府要求拼命保护商业,一定要把外国的生产线引进进来,不管花费多大代价。引进以后,即使是买了一堆垃圾,引进人也算是有功之臣。那个时候就是这样。我们要的是把GDP搞上去。所以三四十年之后,我们看到了雾霾的天空。拥挤不堪的汽车上路之后,因为一个小的摩擦,就敢动刀子。这都是三十年来只重GDP发展所暴露的问题。因此,我们要花更大的代价去扭转它。现在电影也是一样。我们现在是票房论英雄。但我今天并不以票房作为标准来邀请导演。我觉得,每一位导演都有他心中的电影,心中的爱。你最爱的电影是什么。你如果说我就想导演一部票房高的电影,那你现在就可以去导戏了。华谊兄弟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拍有情怀的电影。为什么他们赔着钱也要去拍《1942》,因为他们心中有一部电影,那部电影不单只给他挣票房的,只给他在市场上不断制造牛市。所以我觉得这两年的部分中国电影是胡搞的,但是历史进程就是这样,它一定有一个混乱期。但混乱期一到之时,拨乱反正的时候也就快到了。所以我希望你们这一代电影人,不要只看到现在虚假的繁荣现象,就是你所说的牛市。你看到的一片红,你觉得到你拍时会变得一片绿,你怎么能判断到一片绿之时,你拍的电影就没有了价值了呢?所以电影应该是自己心中的那部电影。

Q:李少红导演,我本科并不是表演专业的,研究生选择了MFA的表演方向。请问对于本科非科班出身,对表演又充满热爱的学生来讲,您有什么学习的建议吗?

A:我当年在接拍《红楼梦》之时,其实大部分的演员都是来自于选秀。这场海选都是在普通的年轻人中间选的,无论是否学过表演。选秀有一定的好处,可以发现一些很好地苗子。但对于演戏来讲,单单是苗子还是不够的。因此后来我们面向了全国各大艺术院校又做了一次海选。这次的对象是一些受过表演教育的人。你在电视剧中看到的年轻的那一拨演员,基本都是来自于艺术院校。所以,有表演基础这一技能是非常重要的。基础好不好,就看你的表演路子能否走得长远。单有机会不行,没有基础,你的演艺生涯并不能走得很远。你现在进到专业的院校,最重要的是学好表演的基础。这些养分是支撑你完成一生事业的必要条件。

Q:陈国星导演,您以前曾经学过表演,后来也当了导演。请问当初的表演学习对您后来的导演工作会有什么样的帮助?

A:我从表演改行当导演,能更好地从人物关系和规定情境中理解整部戏的脉络。这是当初学习表演时更加注重的方面。当你从表演改当导演之时,你会格外注重人物关系、人物性格,这些地方你会把握得比较好。其次,你还会比较容易鉴别其他的演员。你看,现在很多票房比较好的导演,基本都是演员出身。他们有天然的优势,懂得挖掘演员,会拍演员,会把故事情节推到电影的前端来。所以他们的片子容易和观众有心理上的交流,容易让观众产生共鸣。


Q:请问李少红导演,您如何看待中国电视剧市场的?

A:我是跨界导演,从拍电影到拍电视剧。电视剧对我而言并非本来专业学过的。我是拿着拍电影的方法来拍电视剧。这不值得推广,毕竟电影与电视剧的生产模式不太一样。这两年中国电视剧市场变化非常大。我只拍了历史题材类的电视剧,不同于如同《花千骨》那样架空历史的题材的。对于这种网络文学这一类的电视剧,我觉得还是挺陌生的。像《红楼梦》这样的题材,我知道如何拍成电视剧。而《花千骨》《琅琊榜》这样的题材我不擅长。比较这两部片,我觉得《琅琊榜》把一个架空的历史当作一部历史剧来拍,因此它显得略微严肃。它也比较讲究内容的构造,能让观众乐于接受。从这一点上也能给予我们信心。对于好的电视剧,观众还是承认的。不管你是拍一个架空了的历史,还是一部真实的历史剧,只要你有艺术上的表达,观众还是喜闻乐见的。

Q:我想请教尹力导演,您能给我们在座的各位同学提一些您觉得必要的建议吗?

A:在台上聚光灯下,看着一张张青涩的面孔。从你们拿到录取通知书,你的家人、朋友、同学,包括你自己,拍着胸脯说“我要当演员了!”想起英格玛伯格曼在他九岁生日那天,父亲送给他一台摄影机,这台摄影机改变了他的一生。他一直到八十二岁,还在拍电影,成就了一代大师。在他的作品当中探究生命的意义,追寻灵魂的归宿,成为了我们这一代人学习电影的榜样和不竭的动力。今天,随着数字技术的普及,让影像的创作不再是某些人的专利,随便一个人拿起摄影机都可以拍电影。但作为电影学院的学生,我们花四年时间,我们应该学什么?今天电影快速发展,电影从几亿票房到今年没有悬念的达到四百亿,只用了十几年的时间。马上要重开关于好莱坞关于进口片的谈判,分配零分账比例和配额制度都会取消,中国电影为此做好准备了吗?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准备就是,有没有为今天、为明天准备好后续的人才?所以,在座的各位同学,坚定了对电影的热爱,坚定了一生要做电影的信念,就要做精英、就要做殿堂级的人物、就要在3D大银幕上去拍IMAX影片,而不是拿着DV去拍婚礼录像。那么,你们怎么去做这样的准备?这腰团体总分啊!不是单项第一名,只学怎么拍电影!要全方位的滋养自己文学、戏剧、音乐、美术、雕塑、建筑等方方面面的知识。在四年大学期间,要如饥似渴的学习,全方位的培养自己。你才能够,在今后的某一天,机会来临的时候,具备抓住机会的能力。(尹力导演重感冒,说话时声音很沙哑)

Q:请问王中军老师,中国电影市场很火爆,但是科幻电影还没有被完全做出来,外来科幻题材的电影会越来越多,那您对科幻电影有投资的兴趣么?

A:非常有兴趣,科幻是个非常大的题材,特别是年轻人对未来的世界很感兴趣,这类型的电影是有非常大的市场。对于创作学生有很多阶段,我们公司有一个部分,是做微电影的,全是各电影学院的。大部分的微电影都在上面搜的到,这个部门也是非常赚钱的,在很多平台上都有这个频道,我们一年大概有1700多部这样小制作的电影,咱们可以往这上面走一走。中国电影不缺钱,中国电影市场好,但是缺好的idea。故事是电影的核心,对于大的科幻电影,中国电影一定会走到那天去。


Q:我想向王中军老师提问,我是河南的一位表演老师,有幸曾经在您投资的《鸡犬不宁》这部电影里面饰演过牛莉这个角色。我很感激您对这部反映河南豫剧人的片子的投资,同时想请问华谊兄弟以后是不是还会继续拍这些反映河南现状的一些小成本影片?另外,听说华谊兄弟要在河南建一些大的影视基地,这对于我们河南的电影从业者来说是一个福音。河南在影视方面是滞后于其它地区的,所以,想向您确认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能不能给我们河南这样一个机会?

A:我们华谊兄弟在郑州即将开始一个旅游小镇计划,大概在今年十月三十号前开工。规模很大,大约两千亩地。形式是主题小镇和旅游公园的类型,这是目前在河南最大的一个项目。我们在重庆的两江分区有一个主题小镇,这个规模没有河南的那个大。至于拍河南电影,我们不会刻意去拍一个河南题材的电影。当初之所以拍《鸡犬不宁》也是因为那个导演写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剧本。我们公司拍这种探索类型的电影的比例还是很高的,只是近两年电影的类型比较混乱。至于说拍河南题材的电影,我觉得这个没有谁会刻意去拍一个河南题材的电影。《鸡犬不宁》也是因为一个导演写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剧本,然后我们才去拍的。我们公司拍这种探索性电影的比例还是挺高的,只是现在这两年电影市场的类型比较混乱,所以探索型电影的形式在变,市场化非常的活跃。所以刚才国立导演说电影市场的类型特别的混乱。我是不同意的。因为因为电影这个东西,既有市场性,又有娱乐性。市场性走到了今天这个阶段了,导演也不见得都是电影学院的。我觉得什么样的导演只要能够拍戏,他就是一个好导演,草根一样能够做很好的电影。我们今年小电影其实蛮多的,电影谁也不能够判断它的市场。我们下半年还有四部电影上映,有两部是比较小的,一部是《抢滩攻略五》,只用了1000多万美金。票房两个多亿,也算是不错的。我们第二部大约2000多万的成本。现在2000多万成本的电影属于超小电影,刚才少红说600万的电影,我简直不知道怎么拍了!我觉得现在2000万以下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是属于超小电影。5000万属于小型电影。中国电影市场已经到了这个阶段。因为现在中国电影制作成本很高演员的要演员的身价都特别高,这就是市场。演员在电影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觉得,要全面衡量电影这个产品。5000万在中国属于中小型电影,一亿属于中型电影,两三亿是一个正常的朝鲜电影。中国电影的正常的投资方向正在往这个方向走。因为票房都已经迈向20亿了,21亿反馈回来就是这个样子。我觉得中国电影再过几年挑战5亿美金,这就是中国电影的魅力。我觉得我们应该谈点阳光的东西。当前中国经济市场整个行业都特别颓,只有电影市场特别火爆。这个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我觉得明年所有的资本市场应该是大文化引领所有的资本。大文化应该是明年所有资本行业最红的。中国明星的半壁江山出自我们公司,这些明星,早在大学还未毕业时就已经和我们公司签约,然后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成为了明星。

刚才他问的那个关于河南的问题,其实我没有办法回答,因为我们在拍电影时不会去刻意去拍河南题材的。当然我们确实拍过很多关于河南题材的电影,比如说《太极》,比如说冯小刚的《1942》。电影现在的产量特别大,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此类题材的电影已经是每年15部起步了。我们从明年开始,每年要制作十部英文电影,这就是中国电影的价值。我们今年在美国上映了七部英文电影。我觉得中国电影已经具备了进入国际市场参与竞争的机会和能力。华谊电影公司是梦工厂的市值的5倍。我们明年冯小刚拍摄的电影仍然是河南题材《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11月开机。

我觉得华谊兄弟未来是中国的迪斯尼,这是肯定的。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同学只要认真学习,将来一定能够在电影领域取得一番成就。今天的小孩儿,很可能过5年之后,我们这些导演就得求着你拍戏了。因为现在,想要把一个戏搭起来,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当然我觉得前提是要有一个非常牛的剧本,一个剧本对于一个戏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觉得这几年资本市场的活跃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是一件好事,中国电影的未来还是十分光明的。既然我已经成为了重大的客座教授,那么我有必要做一个承诺,如果在座的同学有一个好的剧本或者你觉得自己具备做一个演员的潜力,那么请将你推荐给华谊兄弟,我们会争取在你们中间捧出一两个明星来,这是我的承诺。

Q:国立院长好各位教授好!我是我们学院导演系的老师。我在教学过程当中,每一年从大三到大四,都会面临学生提出的这样一个问题“老师,我们资金不够”。我想请问一下刘仪伟老师,有没有什么办法来解决一下我们这个资金不足的问题呢!

A:其实拍电影一直都缺钱,没有不缺钱的时候。尽管有王中军这种大老板,还有社会上的很多热钱,但是整个电影市场一直处于资本不足的一个状态。因为整个电影行业是一个赔本的买卖。我们每年投入到电影行业的资金和收回的资金是不成比例的。所以只有少数的导演是不缺钱的,比如张国立和张一白导演。他们拍什么都有人给钱?我也跟在座的各位同学一样,在很年轻的时候没有任何资本就进入了这个行业。和在座的各位大咖们比起来,我除了年轻没有任何的优势。其实我觉得如果你缺钱的话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千方百计的降低成本,用最简单的设备将自己的创意表现出来,去吸引他人。你可以将自己的作品拍好之后上传到网上,或者是发到在座的各位导演的邮箱里面,在目前我看来好的作品没有被忽略的。而且现在很多制片人,都在睁着一双大眼睛在全国范围内发掘电影人才,所以只要你是金子就一定会发光的。我们国家现在票房市场这么红火,我们有的是资金,但是我们缺的是人才。缺的是好的导演好的编剧,好的演员。所以如果你是有才华的,千万别愁。第二就是,如果你是一个导演的话,千万要学会自己写故事。因为没有像学海路一样的大编剧把自己的作品交到你的手上。而且我们中国又是一个缺乏流行文本的国度。我们没有丹布朗,也没有哈利波特。我们的流行文本是极端匮乏的。我们现在只有网络小说,然而网络小说大多不具备成为电影的厚重感。那么在这个,流行文本困乏的年代,你就要学着自己去创作。你得写然后有了这个东西之后你才有资格去谈钱。

Q:中国电影市场现在非常的火爆,但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幻题材的电影还没有出现。2015年出现了《龙族》、《爵迹》此类科幻题材的影片,所以未来科幻题材的电影会越来越多,我想问一下王中军老师,对于未来的科幻电影有没有投资的兴趣?

A:科幻是一个非常大的题材它代表了人类对于未来的美好的希冀。华谊兄弟肯定会对此类题材非常感兴趣。因为电影就是一个造梦的行业,我们去年上映的几部电影其实都是此类题材的。比如说《西游降魔篇》、《画皮》,这类电影具有很大的市场,华谊兄弟以后会更多涉及此类电影。


关闭窗口